追蹤
遨遊四海水下攝影
關於部落格
觀景窗裏的湛藍世界
  • 1060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2010.1.16~17日 Fish Face

這週和小毛、Louis約好合界夜潛2支外加薑母鴨趴,想到就讓人精神抖擻。一早墾丁的天氣萬里無雲、太陽高掛,雖然仍有微風吹拂增添涼意,不過在陽光的照射下,感覺溫暖許多。
上午尚未9點,我們一行5人就抵達合界,不過路上已有3輛車停靠,望著岸邊小浪輕拍礁岩、海面平靜,一切顯得非常美好,入水後的景象連咬著調節器都想笑出聲,能見度相當不錯無從挑剔,水溫是迷人的23度,再加上沒有勁流,二話不說便直奔沈船而去。
去程路上發現這隻少見的海蛞蝓,停下來拍個2張也不遲。
一到定點,首先一群約莫40~50隻的大型Barracuda揭開序幕,倒是之前常見的關刀魚群不見踪影,沈船在風災之後並未改變,不過葉魚、玫瑰毒鮋和長老級的獅子魚不知去向,取而代之的是隱藏在骨架下的機械蝦(Hinge-beak Shrimp),為數相當可觀,另有一隻燕魚躲在沈船下方,只是少了葉魚,讓我的沈船之行多了遺憾。
沈船骨架上的鷹魚是金黃色的,有別於一般紅白色的鷹魚。
回到23米,無意間發現這隻狗面河豚躺在桶在海綿上睡的正甜,我們算打擾了牠的清夢。
自從去年有次拍到薯鰻上有清潔蝦之後,就再也沒發現過,感覺有點扼腕,不過能在沒太多生物可拍的情況看到牠,那就拍張照留念留念。
我們在合界連下2支,不過白天還是沒有太多的題材,結束上午的潛水,我們就休息等待黑夜的降臨。午餐我們選了最近最方便阿嬤的麵,在稍有涼意的冬天,喝下湯頭暖在心裏。
飯後,我們沿著海岸線往回走,海角七號在萬里桐取景沈思一幕的地點,現在增設了觀賞用的圍欄木板和一些坐椅,潮間帶停放的竹筏依然不變。
回程在岸邊散步時,悠活的後方船隻引起了我的興趣,遂進入拍攝,順便欣賞不知何時才會想來住的飯店。最引人注目的還有超大型的西洋棋,2個大男人來場友誼之戰。
今天剛好是John Bu的大喜之日,特別選在巨石舉辦Buffet婚宴,一切遵照美式作風,新娘車和其他禮車都在車後綁上空啤酒罐,並以喇叭聲來向新人祝賀。台北朋友Mcgill還遠從台北來當伴郎,我們住宿的地點剛好在巨石的正前方,晚餐時分,我們依約吃著薑母鴨看著外國人結婚,我笑稱說,人生大概也只有這麼一次。 一吃完晚餐,我們合界夜潛3人組便換裝上工。合界除了我們沒有其他潛水人,正值漲潮,潮水淹蓋落腳處,得步步為營,以免摔倒。
入水不久一隻泡螺吸引我的注意,才拍一張,就看著牠迅速的往洞口爬去,沒能好好發揮有點可惜。
我們原計畫先下28米,但計畫趕不上變化,在18米我又發現了參加獎(西班牙舞者和帝王蝦),只是我已沒有再拍的興致,一轉身,礁壁上還有另2種側鰓類海蛞蝓。
游下沙地,我強烈的意念讓我發現了久違的鱷魚魚(Crocodile fish),埋在沙裏模糊了身型,我只對著眼睛拍了一張,看來這裏就是牠們的地盤。
夜裏發現最多的是有著黑身綠鰓的海蛞蝓(Tambja morosa),而蛋餅海蛞蝓(Chromodoris kuniei)也依然沒有離開,一旁小毛和Louis聚在一起猛拍,湊過去一看原來是一隻班節海龍(Banded Pipefish),只是等牠們拍完,牠也跟著消失了。 水面休息時間,沒有食物可供果腹,還好我帶了巧克力增加熱能,外加小跑步來暖和身體,不然每次潛到後面,我邊發抖邊找生物,這樣很痛苦。小毛穿的是6.5mm半乾式防寒衣,而我穿上2件3mm防寒衣共6mm,最猛的當屬Louis,背心頭套外加2件防寒衣總共9mm,堪稱我看過穿最多件最厚的潛水人。為了節省時間,只休息了48分鐘之後便下水。
第2支還是直奔19米沙礫地,一旁礁洞內有一隻用唾液掩蓋氣味外洩的鸚哥魚睡的正香甜。
曾在發現頻道和國家地理頻道看過遇到危險的狐蛤會跳走,而這隻狐蛤也有相同情況,在燈光的照耀下,只見牠跳啊跳的,模樣很可愛。
然後又在礁石上發現1隻九棘長鰭鸚鯛(Cockerel Wrasse)睡在海草上,隨著潮水左右擺動,也因為如此,害我苦於對焦構圖。
而沙地上鱷魚魚鑽地的動作反而洩露行踪,小毛小心翼翼的搧去背上的沙,才有完整的魚身可供拍攝。
這隻海掃把不知睡到第幾殿了,完全任我們宰割,牠最吸引人的地方,就是眼睛和週圍的花紋。
柳珊瑚大部分的住客都不在,只剩下這隻略顯透明的蝦子,要是眼睛不夠好保證看不到;這張相片放上Flickr相簿,結果一位英國人來留言說,在牠的右下角有一隻罕見的印痕扁異蟹,而我在拍攝時卻沒看到,看來要配眼鏡了。
回程我專注察看礁石的動靜,深怕錯過了拳擊蟹,不過一直都沒發現,直到Louis衝過來比著拳擊的姿勢時,才知道又出現了,只是Louis沒能拍成功,看來我要把合界參加獎,從帝王蝦改成拳擊蟹了。
星期天一早,風比昨天強了些,陽光被擋在厚厚的雲層後面露不了臉,小毛放棄今天的潛水,而我為了相機裏殘留的13張底片,說什麼也要下水去,只是在水下繞了好久,只零星發現2隻海蛞蝓,就真的找不到什麼好拍,連珊瑚觸手和旋鰓蟲我也不放過,就怕僅剩的底片拍不完。
游回10米菊珊瑚旁,又見到昨天那隻黃背寬刻齒雀鯛(Golden sergeant),一般都以柳珊瑚和海扇做為掩護,我一直很想捕捉牠的美麗,只是耐心不足,又加上牠一直閃躲,所以一直沒能成功。
回到入水點前的小丑魚邊,看到祥瑞吳松鴻教練正專注的拍著海蛞蝓(Flabellina rubrolineata),還熱心的指給我們拍,真是佩服他們的耐心,如何在這一大遍礁石群中,找出那一隻隻小巧可愛又鮮艷的海蛞蝓。結束潛水,雲層散去陽光盡展魅力,此時又是我的冷笑話時間,我覺得「陽光總在潛水後出現」和「思念總在分手後開始」是同意詞,大家都覺莞爾笑了開來。 最後的2卷底片也在這週潛水用盡,而我一直找不到賣底片的賣家,讓我有點心急,不會就這樣斷炊了吧,還好有Connie的協助,我想我的底片應該沒問題了。下午去送洗底片時,才知道原裝的單卷底片已漲到280元,老板說分裝片能買就多買一點,不然水張船高,可能就得多支出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